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防化学兵 >

北京卫戍区某防化团执行天津港爆炸事故救援日记

归档日期:12-03       文本归类:防化学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救援,中国防化兵向着危险挺进——北京卫戍区某防化团执行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救援日记

  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发生后,北京卫戍区派出某防化团国家陆上核生化应急救援队为主的力量执行抢险救灾任务。在这场直面生死考验的特殊战斗中,作者始终与广大官兵始终奋战在一线,用日记记录下救援的点点滴滴。这些汇聚在一起的零散片段,全景展现出救灾官兵的昂扬精神风貌。现予以播发。(日记来源:周景红、吉振峰、郭在柱)

  今天,我们正在京郊执行任务,突然接到领导电话:首长要求你们立即赶赴天津。原来,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了。

  接到驰援的命令后,卫戍区党委首长第一时间作出安排部署。卫戍区成立应急指挥组,由副司令员吴爱民任组长、装备部副部长李铭任副组长,相关机关干部任组员。某防化团国家陆上核生化应急救援队200余名官兵闻令而动,分两批赶赴现场。第一批由副团长季书民带队,同吴副司令员一同先行;第二批由团政委杜江带队。

  1个小时后,我们在京津塘高速路与装备部副部长李铭一行汇合。李副部长带着装备部车船工化处处长李军正在收拢后续车辆人员,组织后装保障力量前行。

  我们从李副部长那里了解到,参与救援的防化团携带有3G指挥方舱、红外遥测车、化学监测车、遥控机器人等50余台专业救援装备车辆,能够实现监测、遥测、侦检、化验和洗消等功能。记者也打电线分抵达事故现场,完成了军地对接、情况研究和4个监测点的建立等工作。

  下午17时,我们路经事故现场不远的海滨高速,近距离观察到现场的惨状:到处冒着滚滚浓烟,到处是破碎的窗户,到处是扭曲变形的集装箱和汽车。

  晚上,我们被安排在天津警备区民兵训练基地居住。杜江介绍,红外遥测车、化学监测车和3G指挥车已经部署在核心区周围,季书民正带领20名官兵现场值守,即时监测有毒有害气体种类、浓度和面积。

  他说,4个监测点分布位于核心区域的4个方位,重点对核心区域进行监测。红外遥测车重点对周边环境进行监测,实时掌握有毒有害气体扩散情况。待情况进一步明确后,官兵随时准备进入核心区施救。

  晚饭后,防化团驰援天津的消息已经在手机上刷屏,网友纷纷留言,表达期待。我们深知,防化团有能力执行此次任务。前不久,该团官兵代表中国防化兵参加在俄罗斯举办的“安全环境”比赛,获得两枚金牌。这次参加救援的官兵,平时参加过大量针对性训练演练,许多官兵参加过北京“7.21”暴雨救灾、APEC会议安保及日遗化武打捞等任务,有的还经历过生死考验,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过硬的素质本领和过人的血性胆气。

  晚上23时,天津滨海新区居民大多已经入睡。爆炸事故现场西侧两公里处仍灯光闪烁,防化团20名官兵在此忙碌着。

  “‘敌人’就在前方。今夜,我们为滨海人民站岗放哨。”团政委杜江介绍说,他们正按照指挥部要求,用化学监测车、红外遥测车等对核心事故区及周边有毒有害气体的种类、浓度和扩散情况进行监测,及时了解事故发展态势,预警不良情况。

  自白天15时在核心事故区布设了4个监测点至今,他们已经值守7.5个小时。官兵们吃住在车上,没有一人喊苦叫累。

  我们登上化学监测车发现,上士李望正盯着显控中心屏幕记录数据。他说,这个系统能够实时传回核心区有关数据,一般情况下,他们每半小时形成一份检测报告,上报北京军区和卫戍区应急指挥组;异常情况下,随时向上级报告,为指挥决策提供了翔实精准的数据支持。

  中士王荣荣是车组的一号组员,负责监测点的布设工作。最让他最揪心的还是便携式监测终端的工作状态。4个监测终端位于核心区域周边,最近的距燃烧点只有100米。这台设备所处的环境最复杂,灵敏度要求最高,测量的数据也是最关键的。终端电池一般情况下能工作9个小时,一旦电量减弱,就会影响测量数据的准确性。

  不知不觉,时针指到24时。团领导作出决定:让另外一个车组接替王荣荣车组。这意味着王荣荣所在小组要再次进入核心区,取回监测设备;另一个车组要深入核心区域,布设监测设备。

  深入核心区域需要素质更需要胆气。白天,他和战友穿上50多斤重的重型防护服,背上压缩空气瓶,忍受着40多度的高温,在核心区域小心翼翼布置了4个监测设备。下车布设的时候,一辆辆被烧扁的汽车、一座座被气流冲破玻璃窗的楼房以及随处可见的浓烟,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次,他们要在晚上作业,面临的考验会更大。但是,一听说要再次深入核心区域,王荣荣没有丝毫犹豫。背、蹬、提、拉……一系列利索动作过后,他穿上重型防毒服,做好出发准备。由于不需要下车作业,我们着轻便式防毒面具随他一同出发。

  车辆前行,慢慢接近核心区域。事故现场一片狼藉,地面上有一些金属碎屑。在夜幕映衬下,白天不易发现的火点清晰可见。

  抵达目的地,王荣荣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取回监测设备。正在佩服王荣荣的勇气时,他已经麻溜地取回设备。

  “另一个车组要比我难得多!取回设备相对容易,布设比较复杂!”王荣荣说,布设时需要反复调试,保证传输信号较好时才能离开。上午,他就在最危险的布设点反复布设了两三次才成功。

  半个小时后,4个监测点的接替工作全部完成,记者回到出发点。与记者截然不同,列兵王幽州自始至终都显得很镇静,顾不上收拾自己,就赶忙帮助班长卸下重型防护装备。他说:“全国人民都在看着我们,这点苦不算啥!”

  今天13时30分左右,防化团官兵深入爆炸核心区域搜救出一名男子。男子50岁左右,能够发出声音,有生命体征。

  上午11时左右,防化团官兵在吴副司令员的带领下,进入爆炸核心区全面展开生命大搜索。70名官兵每5人一小组,干部骨干带头,逐房逐处实施科学搜救。

  上午12时30分许,确认集装箱堆积区有疑似幸存者的消息后,吴爱民带领防化团10名官兵,紧急前往搜救。集装箱无序散落在核心爆炸区不远处,许多集装箱扭曲变形、表面凹陷,可能是大爆炸形成的巨大冲击波造成的。这些集装箱形成许多狭窄缝隙,犹如一个巨大“迷宫”。

  由于无法确认幸存者具体位置,吴副司令员命令一部分人员原地待命,带领邓海翔、朱伊平、汤陶、杨鹏等四名战士和相关人员,携带一幅担架,从一个宽30公分左右的入口进入。行走不远,大家就发现,里面的情况相当复杂——不仅无光、行走艰难而且极不安全,杂乱堆放的集装箱不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随时可能出现险情。

  吴副司令员打着手电筒猫腰走在前面。但是,走了不远就遇到一个“死胡同”,他们又折回头重新寻找路径。找到新路径后,没走多远又遇到极其狭窄的通道,大家就侧着身子前行。一次次折返,一次次侧身,在集装箱缝隙中走了约3公里路程,最终在一个三角形缝隙中找到幸存者。

  幸存者仰面躺在地上,光着上身,穿着大裤衩,眼睛黝黑,张着嘴呼吸,舌头泛黄,身上有许多瘀伤。他右手死死抓着集装箱的一只立杆,见到有动静,嘴里不时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别慌!别慌!我们来救你了!”吴副司令员一边安慰伤者,一边安排战士把他抬上担架。但是,男子死死抓住立杆不松手,官兵刚把右手掰开,他的左手又下意识地握住了立杆。最后,官兵费劲将他两只手掰开,放到了担架上。

  从集装箱缝隙出来后,医护人员为他进行了简单处理,随后将这名幸存者送往医院作进一步治疗。

  虽然72小时的黄金救援期已过,但防化团官兵并没有放弃努力。今天,他们派出130名官兵,继续深入核心爆炸区,又进行了3次地毯式搜索。

  5点50分,该团官兵早早开饭。饭毕,第一次搜索正式开始。130名官兵被编成13组,10人一大组,5人一小组。每组都由干部带队,逐屋逐箱逐处划片展开搜索。

  三营教导员衡剑锋带着10名官兵,负责核心爆炸区最近一栋楼房和部分集装箱堆积区的搜索。他们首先搜寻楼房。楼房的地板上堆积着厚厚的碎石杂物,有的楼顶已经坍塌,有的楼梯已经松动,有的墙壁已经裂缝。

  “有人吗?”每走进一个房间,他们都要呼喊一声。而后,10名官兵站立不动,屏气听声。确认无回应,又搬开可能藏身的碎石杂物查看。确认无人后,才对可疑物质进行采样,登记房屋里的笔记本电脑、手机等贵重物品,离开时并不带走。

  “咚咚……”搜索到二楼第四间房时,衡剑锋隐约听到轻轻的敲击声。大家欣喜异常,一会呼喊一会静听,却发现声音莫名其妙消失了。“决不能放过一丝希望!”他们决定清理半米厚的堆积物。房间面积大概5平米,大家逐个搬开大件杂物查看,用了约20分钟,却一无所获。

  虽然空欢喜一场,但大家并没有气馁,也没有降低搜寻标准。他们只有一个信念:搜救!搜救!

  楼房搜寻完毕,他们按照分工来到南侧的集装箱堆积区。这里的集装箱大多凹瘪,积木般无序堆在一起。堆积形成的缝隙漆黑一片,不时还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衡剑锋掏出准备好的绳子,将绳头缠在手上,打开手电,率先进入缝隙。其他人紧随其后,也跟着进去了。

  “有人吗?”集装箱大多斜着堆积,他们不敢用力敲击,主要靠声音搜索。没有变形或变形不严重的,都要打开箱门查看,共打开了30多个箱子。

  “旺旺……”下士王琦耳尖,听到一声小狗的吠叫。他们仔细查看发现,在一个狭窄的缝隙里,一只黑色的小狗卧在里面,惊恐地看着大家。小狗看样子出生不久,既怯生又疲倦。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搜寻已经进行了100分钟。官兵带的两个特种滤毒罐均已到达使用极限。不得已,退出了搜索区。

  回到出发点,每人身上都湿漉漉的,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王琦将小狗送给一名志愿者,志愿者为其起名“生化”,以表达对防化兵的敬意,并保证好好饲养。

  一天下来,该团官兵三进三出爆炸核心区,凡是能到的地方都到了,不能到的地方,比如水管等处,都要敲击一阵,保证不留死角。不管抬出来的是“希望”还是“失望”,大家都没有丝毫的懈怠。

  根据指挥部命令,防化团增援的200名官兵今天从北京紧急赶到天津。部队宿营地由民兵训练基地搬至南开大学泰达学院。

  团长马国杰、九连副连长王志军、上士房志强、中士张立冬和上等兵陈俊卓等5人格外引人关注。

  前不久,他们和另外2名战友一起,赴俄罗斯参加2015国际军事比武“安全环境”项目竞赛,夺得两枚单项金牌、三枚单项铜牌,取得总评第二的好成绩。这是我国防化兵首次出国参加国际竞赛。在全部12个项目比武中,我国共夺得3个单项金牌。

  马国杰是赴俄比武指挥官。参加完最后一个科目竞赛时,他通过中央四台获悉天津滨海新区发生危险品仓库爆炸事故。“我恨不得一下子飞回北京!”马国杰说。返回的路上,他不断给团政委杜江打电话,围绕救援难点沟通看法。

  今天中午12时40分,心急如焚的官兵们终于抵达天津。没来得及休息,马国杰又带着参加比武的几名同志走进爆炸核心区。

  王志军被编到七连连长陈登举的7人小分队。小分队准备到爆炸形成的积水坑采集样本,这也是防化团官兵第8次到炸点取样。

  初来乍到,王志军主要是熟悉情况。陈登举走在前面,带领大家走在水坑边。突然,陈登举一不小心踩到了淤泥里。淤泥瞬间漫过膝盖,进到靴子里。王志军赶忙指挥战士们把连长拉出来。不得已,连长只得到洗消站作紧急处理。

  王志军成了现场最高指挥官。在俄罗斯,其中一个比武项目是道路侦察。他和战友们在此项目夺得金牌。王志军谨慎观察水坑边道路情况,带领大家熟练采集到一组样本:一管水样本、一管泥样本、一管干土样本和一管空气样本。

  上午9点,防化团部分官兵代表来到事故现场附近的河流边,脱帽,鞠躬,默哀。现场参加追悼的,还有执行救援任务的公安、医疗等系统人员。

  “子弟兵离危险越近,老百姓离危险越远!”悼念仪式结束,卫戍区装备部副部长李铭说,只要子弟兵在,天津人民尽可放心。

  阵雨的间隙,副团长季书民带领两名同志,全副武装冲进核心区,没有丝毫的犹豫。他说,炸点附近的两个监测器电量微弱,必须及时更换。

  附近的小区里,由20名官兵组成的小分队,在三营营长唐春燕的带领下,仍在挨家挨户搜索排查。在破碎不堪的家园里,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和疑点。

  在户内,卫戍区后勤部供应处副处长孙国龙正对照官兵的衣服型号,分拣协调来的300套迷彩服;卫戍区装备部车船工化处处长李军一遍遍地与防化团的装备研制单位沟通,请求派工程师实施技术保障;北京陆军预备役高炮师装备部部长王武军,正带领36人的救援保障分队,精细准备当天的伙食……

  他们携带200台轻便式洗消器,驾驶2台喷洒车,使用特制的洗消剂,重点洗消露天场所和门窗破损的居民住户。不巧的是,列兵姚宇航犯了鼻炎。

  这意味着:一旦戴上防毒面具,他就不能擦鼻涕了。但是,他没向任何人透露“隐私”,毅然投入洗消行动。

  他和上等兵于烁星负责洗消一栋居民楼,楼高31层。他们决定先对房间逐一搜排,确认无危险化学品后才逐屋洗消。搜排的顺序是由上至下。

  戴上防毒面具,他们俩跑步冲向楼顶。到5楼时,姚宇航已大汗淋漓。更糟糕的是,剧烈运动使鼻炎更加严重,鼻涕混着汗水一条条往下流。

  冲到楼顶时,姚宇航才敢打开面具。此时,里面积了约半矿泉水瓶的秽物。他浑然不顾,打趣地说:“还挺丰盛!”

  当天,他经受住鼻炎考验,和战友一起,花了3个小时,终于完成高楼的搜排和洗消任务。他说:“我的动作越迅速,受灾群众就能早一点返回家园;我耽误一分钟,他们就多受一分钟的煎熬!”

  救灾场,也是培育“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的大课堂。在这场特殊的考验中,姚宇航选择了牺牲自己成就群众。战友们都说,这体现了对党和人民的真情。

  从18日开始,大家就开始对现场集装箱进行分类标识。空箱子,标记为1;装有非化物质的,比如轮胎、轴承之类的,标记为2;装有化学品的,标记为3。

  陈登举说,这项工作主要为下一步清场探“雷”。比如探明了金属钠,用密封桶封闭起来运输,就不会有安全问题。

  上士王亚今天就有一次遇险经历。作业时,他的防护靴不小心粘了一些粉末状的金属钠。经过一处积水时,脚下突然“呲呲”地冒白烟。

  据现场的防化专家介绍,金属钠吸水不会立即爆炸,约有三四秒的冒烟时间。王亚如果站在原地不动,就会受伤。

  “虽然有一定危险,但我们之前经过了专业训练,安全基本上可以保证。”王亚自信地说。

  尽管如此,傍晚时分,仍有一波一波的志愿者来到泰达学院,为救援防化兵送菜送饭。团政委杜江逐一婉拒了好意。

  在这之前,志愿者冯副伟已被婉拒了好几次。但是,他仍每天前来询问还需要什么。他说:“子弟兵冒着生命危险,向着困难挺进的行为,是一场最美的‘逆行’!”

  在这场最美的“逆行”中,卫戍区救援官兵创造了三个“第一”:第一位进入核心爆炸区的将军、第一个在核心区救出活体生命、第一个检测出氰化物。

  60多岁的葛大娘原本住在爆炸核心区外围300多米的启航家园小区,事故发生后,她和家人搬到了较远的亲戚家。后来,大娘在电视上看到,一群娃娃兵连口罩都没戴,在启航家园小区忙里忙外地清理垃圾、帮街坊邻居转运财务,大娘既感动又心疼。他天天亲手蒸馒头,天天往部队上送。

  子弟兵也得到军地领导的充分肯定。天津市委代书记、市长黄兴国看望慰问防化团官兵时说,我们深深地感谢大家,天津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北京军区领导评价说,防化团的救援行动和所做的贡献将会载入解放军史册。

本文链接:http://isjq.net/fanghuaxuebing/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