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防化学兵 >

老山穿插战真相:路线% 韩国女星走红地毯_百变女生

归档日期:07-24       文本归类:防化学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是一场距离我们最近的边境战斗;这是一场被很多人遗忘或回避的战斗;这是一场带有悲剧色彩的战斗;这是一场倒下不少英烈,也诞生了诸多英雄的战斗;这是一场因上级决策有误,至今让幸存官兵饱受心灵创伤唏嘘不已的战斗;这是一场发生在1984年4月28日老山主攻团收复老山首战中,1营惨烈至极的穿插战斗。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场战斗尽管惨烈,却一直少有传播。

  今天,让我们掀开这尘封已久的战争记忆,昭告世人:曾经有这样一个营的勇士,为保卫祖国,用血肉之躯书写着自己的青春史诗;有这样一个营的幸存者,续写着一部堪比电影《集结号》的英雄曲折篇章。

  今年是收复老山作战胜利35周年,我们怀着崇敬之心,先后走访了原昆明军区陆军第14军40师118团(老山主攻团)1营当年参战的部分亲历者(见下图),根据他们的回顾、整理和分析,现将1984年4月28日1营收复老山穿插作战“行动受挫”(即所谓“基本未完成当日任务”)的历史真相还原如下。

  左至右:营部书记崔照本、3连连长郑周勤、营长刘年光、枪1连副连长黄登志、1连副指导员朱绍文

  【后排左至右:1连司务长师刚所、2连排长王宏周、副团长向坤山、炮1连连长冯国臣;前排左至右:团无炮连班长刘军明、3营副营长曹银选、2连副指导员汪斌、副营长顿景田、炮1连班长郭建忠】

  【左至右:1连班长简传全、枪1连副指导员杨朝旭、3连指导员陈勇、副团长向坤山、教导员陆豪、2连指导员高韶林、2连排长刘金昆、3连排长周培武】

  这一天,被越军霸占的老山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这一天,全团有159名勇士的鲜血染红了老山,他们永远定格在十八九岁。他们唱着英雄的赞歌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们化作了英雄的山脉!

  老山(越方称1509高地),位于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城以南约50公里,中越边境口岸船头西南5公里处的中越边界骑线。老山地势西高东低,北陡南缓,总面积约8平方公里,其主峰海拔1422.2米,巍峨矗立,与其山脚下的船头地区比高相差达1260余米。整片地区雾大潮湿、丛林茂密,山陡谷深,平均坡度为40度左右,接近主峰坡度为60-70度,主峰正北面是60米高的悬崖峭壁。以主峰为中心,向东北、西北、正南延伸出三条大山梁,成鼎足之势,易守难攻,可俯瞰两国边境纵深20余公里地区,因此在军事上有很重要的价值。

  1979年后,越军第313师122团抢占了老山主峰及附近有利地形,建立了4个军事据点群。老山防御之敌为越军第313师122团2营,其部署是:老山主峰(1422.2高地)、50号、52号、54号、57号高地为敌6连防守,其连指设在50号高地;48号、49号、76号、77号高地为敌7连防守,其连指设在76号高地;敌5连、24火器连配置在1072和74号、75号高地,敌营指设在1072高地;敌122团直属14迫击炮连配置于968高地南侧。

  1营为侧后穿插突击营。配属团100迫击炮连,师工兵连第1排第1班,团无炮连第1、2排,师防化侦察第1班第1组,利用夜暗,隐蔽在马嘿东南侧占领进攻出发位置。在80号和59号高地之间越境。沿79号、1214号、78号高地秘密向76号、1072高地穿插,首先攻占77号、76号、1072高地,歼灭该敌。尔后一部兵力在1072高地形成对968高地方向正面,阻敌增援;营主力继续沿48号、49号高地向50号高地和老山主峰发展进攻,配合团主力全歼老山地区之敌。攻占老山后,迅速在48号、76号、1072、44号高地地域组织防御,抗敌反扑,固守阵地。

  注:在40师原定作战方案中,1营的穿插路线号高地之间越境,沿山脚的森林边缘穿插到敌后。但在战前,上级亲自到118团研究进攻作战时,将1营的穿插路线米,即从山脚提高到了山坡上。理由是山高坡陡,林密隐蔽,可以起到出敌不意的效果。加之,1营在临战模拟训练中,山岳丛林夜间行进的速度,从未突破过200米/小时;含配属分队、军工连,1营穿插分队编制近600余人,军令要求3小时穿插到位,并按战斗部署完成攻占各任务高地,致使1营的穿插作战任务变成了“一次不可能完成的任务”。118团和1营的干部虽然对新的穿插路线和穿插时间充满疑虑,但还是坚决执行了这一方案。

  【1营预定穿插红色任务路线营攻击方向关系卫星地图(越方一侧,蓝色为越军防守高地,顶部黄色线为国境分界线营为右翼攻击营。

  配属步兵第120团第1连,100迫击炮连,团无炮连两个排,师工兵连第4、5班,师喷火排第1、5班,师防化侦察第2班第2组,在1080高地、小响水地域占领进攻出发位置。首先以一部兵力沿19号高地向1153、1071高地秘密穿插,并占领这两个高地形成对外正面,阻敌增援;以一部兵力沿46号高地向50号高地实施攻击;营主力沿21号高地、52号高地向老山主峰实施主要攻击。歼灭老山地区之敌后,在1153、1071、50号、老山主峰、18号高地地域组织防御。

  配属步兵第122团100迫击炮连,团无炮连第3排、师工兵连第2、3班,师喷火排第4班,师防化侦察第2班第1组,在马嘿北侧展开。在57号、58号高地东侧占领冲击出发位置。营主力沿56号、54号高地向老山主峰实施主要攻击;一部兵力沿57号高地向50号高地、老山主峰攻击,歼灭54号、老山主峰和50号高地之敌。尔后在1214、57号、54号高地地域组织防御。

  【前排教导员陆豪(右)为1连尖刀突击排3排排长周龙勇(左,烈士)披戴出征红花;后排左至右:曲静、鲁庆林、饶玉明、李顺林、杨明召、罗继松(营部,烈士)】

  按军、师的预定部署,4月28日凌晨2时30分开始,各攻击分队利用夜暗秘密向预定进攻出发位置推进。1营的穿插路线营相比,更为凶险、更为繁重;热带山岳丛林地,沟堑交错,根本没有路,且临变更的穿插路线未经缜密侦察;地图显示全程直线公里,含山谷系数,实际距离则近7公里;但规定先头要在5时30分占领冲击出发位置,到位时间仅有3个小时。因穿插路线地形复杂,坡陡谷深,到处是荆棘丛生,灌木纵横的原始森林,为保障按时穿插到指定位置,

  跟随穿插指挥的副团长向坤山和营长刘年光决定在全营到达80号高地的越境位置后,将穿插发起时间提前2个小时。

  4月27日19时30分,1营沿马嘿东南侧向80号高地隐蔽接敌,于23时进至80号高地。经过休整后,4月28日凌晨0时30分,开始从80、59号高地之间越境,按侦察工兵组、1连、3连、营指、火力队(枪1连3排)、战勤保障组、2连(营预备队)、军工连(120团3连)的序列成一路队形,在侦察兵的引导下,沿79号、1214、78号高地进至51号高地,侦察兵秘密取缔敌警戒,毙敌3名;1连向76号、1072高地;3连向77号、48号高地实施秘密穿插,占领进攻出发阵地。

  5时56分,上级炮火准备开始时,1连先头两个多排按上级规定时间到达76号高地前沿,3连先头进至51号高地东北侧,营指到达78号高地东北侧山腰,火力队先头进至78号高地东侧,战勤保障组进至78号与1214高地鞍部,2连先头到达1214高地。

  营长刘年光向下指挥,教导员陆豪向上汇报,副团长向坤山负责全营进攻和防御。

  6时20分,1连报告先头已到达76号高地东南侧谷地,正在占领冲击位置;3连报告正占领冲击位置(实际已迷向,错误占领冲击位置),其他分队报告到达预定地点。营令1、3连全速前进占领冲击位置,开辟通路,把握攻击方向,防止误攻目标;令后续分队注意防炮。6时30分,上级炮火准备结束后,为保证1、3连的后续分队有效占领冲击位置,又令营炮火向1072、76号、77号、48号高地加时五分钟炮火压制射击。尔后,1、3连向预定目标发起攻击,火力队、2连向51号高地东侧位置推进。

  1连1、3排在随队指挥的副营长顿景田和代理副连长张登武率领下,2排(欠四班)、4排在连长胡湘江和指导员吴德众率领下,分别向1072、76号高地发起攻击,遭敌猛烈火力压制,出现争夺战。此时,1连按营示,采取正面钳制,两翼进攻,多路突击的战术,运用政治鼓动的方式,在团营炮火的支援下,先后6、4次向敌发起冲击,于17时许攻占了1072、76号高地,但连队伤亡较大,伤亡率达百分之五十多;1连随队指挥的副营长顿景田、指导员吴德众、副指导员朱绍文重伤,排长康勇、赵天亚、蔡云轩负伤,排长周龙勇牺牲,两高地仅剩10余人坚守。加之,先后前去支援1连的火力队和营长刘年光亲自收拢的战士,在途中均遭敌炮火杀伤;于下午按团令先后派出的团预备队120团4、6连又未支援到位。至20时许,1072高地因无力坚守,被迫撤至76号高地,防守待援。

  3连在进至51号高地东北侧,因雾大林密迷向,误判友邻3营的54号、56号、57号高地为77号、48号高地。

  代理副营长张仁龙率1、2排,连长郑周勤率3排,分别向三个高地发起攻击,当攻上54号、57号高地发现3营8连、9连上来的战士时,方知打错高地。

  此时,连队伤亡率达60%多,3连随队指挥的代理副营长张仁龙重伤,副连长袁德发、副指导员张云书负伤,排长钱留云、曾荣德、王中林、陶有彬(29日牺牲)及9名正副班长牺牲,建制被打散,

  出现班自为战,组自为战和人自为战。尔后,营令其核实位置,救护伤员,转运烈士,收拢战士重新编组,在连长郑周勤、指导员陈勇指挥下,重新投入战斗;并在2连一个排和营炮火的支援配合下,分别战至13时许、17时许先后攻占本连任务77号、48号高地,全歼守敌。

  火力队(机枪1连3排)在受领营令支援1连攻打1072高地后,由连长陈晓川、指导员陈发川率领剩下的10余名战士,当进入51号高地西北侧和76高地半山坡时,分别遭敌高射机枪和炮火压制袭击,

  2连(营预备队)在进入1214高地、78号高地东侧和51号高地东北侧位置时,多次遭敌炮火拦阻急袭,当即伤亡50余人,伤亡率达百分之五十多;连长王仕田重伤后牺牲,指导员高韶林重伤,副指导员汪斌在抢救伤员时不幸被俘,副连长丛明率领收拢战士支援3连攻打48号高地时,遭敌炮击牺牲。

  4月29日7时30分,团预备队120团4连,在1连代理副连长张登武带领下,沿48号高地交通壕进至76号高地东北侧,与前夜抵达76号高地的团预备队120团6连会合;11时40分,1连余部利用团炮火,在120团4、6连支援配合下,于12时许重新占领1072高地。

  13时20分,120团2营接防1营阵地。按团令1营余部重组为连,由营长、教导员分别担任连长、指导员,负责撤至78号、1214高地和80号、81号高地,转入搜寻伤员烈士和防御。

  注:4月28日,1营副教导员韦玉辉在救护伤员过程中,先后两次遭敌炮击后牺牲。

  此战,1营穿插作战任务完成得异常艰险惨烈,可谓是“枪林弹雨”“血雨腥风”。但1营官兵不怕牺牲,前赴后继,与敌殊死奋战。全营在伤亡近半(伤亡率46%)的情况下(不含配属分队、军工连,全营共参战494人,其中,负伤155人,牺牲73人。步机分队4个连和营部各仅剩2名干部未负伤)。

  4月28日当天,除攻占的1072高地因兵力不足一度被弃外,76号、77号、48号、49号、51号(敌警戒)高地全部被1营攻占

  (老山拔点作战首长决心图标示老山共有27个高地,其中16个高地有敌防守,截至4月29日收复老山战斗结束,1营除攻占了本营任务的1072号、76号、77号、48号、49号、51号高地外,因1连4班及3连迷向而协同2营、3营攻占了50号、54号、56号、57号高地,共计攻占了10个高地,占全团任务近三分之二)

  为保障2营、3营从正面突破敌阵,夺取老山诸高地,赢得了时间,达到了“端敌指挥,断敌退路,阻敌增援”之目的!

  事实证明,1营的侧后穿插作战对当日全团任务的完成起到了积极而重要的作用!

  战后,昆明军区司令员张铚秀曾实地查看穿插地形,感叹:“1营不愧是伟大的军队!”

  这次作战还涌现出歼敌炮班,端敌连指,毙敌16人,被授予“孤胆英雄”称号的战斗英雄陈洪远(1连班长);

  【1连尖刀突击排3排进行战前出征宣誓,前排戴红花者为排长周龙勇(烈士),后排左至右:杨昌先、程江(烈士)、谢勇、曲静、饶玉明、罗继松(营部,烈士)】

  【1连2班,前排左至右:杨恒(烈士)、黄如田、李文绿,后排左至右:班长王定海(烈士)、陈明礼(烈士)、张光禄、李顺林】

  幸存的营长刘年光、教导员陆豪、1连连长胡湘江和跟随穿插指挥的副团长向坤山(险被致罪)分别受到停职降职及处分(后经申诉,党纪处分被取消,行政处分降至警告和严重警告)。

  后期在拉那地区坚守防御作战的23天中,他们忍辱负重,积极寻找战机,亲自带领分队冲锋陷阵,先后于“7.21”日炸毁敌142号高地东南侧山崖下的一座弹药库,歼敌一个班,我伤1人;于“7.28”日攻占敌前沿156号高地,歼敌一个排,我伤9人。最终,他们(包括1营幸存的连及以上干部)非但没被评功,反被转业地方,身心分别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更令人不解的是,团政委王映洲在亲自深入穿插路线”日防御作战前被调离到人武部。至今,昔日“英雄营”幸存的勇士们,仍背负着这场人为结论为“基本未完成当日任务”而留下的心灵创伤。

  1营穿插作战“行动受挫”(所谓“基本未完成当日任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战前筹划的问题,也有战术指挥方面的原因。事实证明,其根本原因在上级决策,战前情况预想不足,没有充分估计到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夜间穿插的困难,在穿插路线的选择上没有充分听取基层官兵的意见;用老的理念和思维方式、战术思想指挥一场面临新情况的山岳丛林地穿插战斗。

  上级没有充分采纳下级的意见,对敌情、地形缺乏充分的认识和预判,凭借老经验和兵书,直接指挥到1营穿插路线的选择上。

  一是制定的穿插方向和路线与越军预判我穿插分队路线几乎重合(见下图)(战前在沙盘研究1营穿插路线时,向副团长已向上级建议从老山右侧绥土方一带穿插,优势一路近,优势二障碍物少,且不用过峡谷,爬山脊,优势三可能会避敌炮火袭击。此战印证,120团1连通过此方向路线高地。可惜此建议终未被采纳),致开战后穿插路线遭敌炮火拦阻覆盖,后续分队陷入敌炮火封锁区,造成火力队、2连和军工连(120团3连)遭敌炮火急袭,均伤亡过半,战斗力基本丧失。

  (说明上级制定作战目标即可,忌对具体作战措施进行规定,而应交由一线指战员根据战时情况灵活制定。)

  在计算时间上,上级对地形的影响认识不足,给部队规定的穿插时间仅3小时(经随队指挥的团、营干部争取7小时未果),并限于28日2时30分开始穿插,最终导致部队无力在5时56分炮火准备前按时全部穿插到位,有效利用炮火效果发起攻击。临战模拟训练时,一营穿插的路线已按相似地形进行夜间实验结论为:辟路行进速度100—150米/小时(与亚热带丛林训练经验数据相符),故穿插时间应保证9小时,少则7小时。但上级认为全程直线公里(含山谷系数,实际距离则近7公里),给3小时足矣,多了提前到位易暴露企图。

  事实证明此决定的正确:一是确保了1连先头2个多排按时穿插到位,打乱了1072高地老山之敌营部,致其失去指挥;二是确保了1营大部超越军预设的炮火封锁区,避免了营主力遭敌炮火覆盖,失去指挥及攻击力之危险)

  战前查明与战后证实:76号、77号、48号、49号和1072高地有敌一个多连加一个营部的兵力防守。团除赋予穿插、攻占上述高地外,同时还赋予向50号高地进攻,配合正面攻击营攻占老山主峰(此作战方案在未经团研究同意的情况下,即报备上级执行),显然,团赋予1营的任务已大大超出了左、右翼攻击的2营、3营任务。同时,团赋予1营的作战任务是不符合穿插分队应担负的任务原则(穿插作战应合力向心攻击,目的要单一,忌兼顾多重),严重超出1营的战斗极限,增加了1营完成任务的难度,直接导致3连与1连未能形成合力,达到向心攻击1072高地之目的。后亦经军事科学院认定,此次1营穿插作战任务期望当日完成,则是“一次无法完成的任务”。

  当28日营指得知:7时40分、9时52分,2连两次遭敌炮击,正、副连长阵亡,指导员重伤,全连伤亡50多人;10时30分许,3连误攻54号、57号高地为77号、48高地;1连在攻占1072、76号高地伤亡过大等实际情况后;营向团指报告时,团非但不重视,反指责营,后当营再次请求团预备队增援时,团却令营收拢人员继续攻占1072高地,致未及时使用团预备队支援1营战斗。

  至14时30分,团令担任团预备队的120团6连从80号、78号高地进入;16时30分,团令120团4连从46号、48号高地进入;先后从两个方向投入战斗,支援1连攻占1072高地。但团指对其指挥关系交待不清,联络方法(电台频率和呼号等)不明;加之未派其指挥员一并参与1营营指指挥,造成对其指挥、联络不畅,导致120团4连因指挥关系不清,不服从指挥。

  黄昏时分,刘营长只好带着收拢2连9名战士先行支援1连,至76号高地又遭敌炮火拦阻覆盖,9名战士全部牺牲,刘营长被掀下山崖晕迷至29日凌晨。至此,1连在当日未得到及时有效支援,致已攻占的1072高地因无力坚守,一度被弃,余部撤至76号高地防守待援(21时10分,按上级命令停止进攻,部队就地转入防御。此时,120团4连进入48号高地北侧,6连两个排进至76号高地东南侧)。1072高地在当夜由我团、营炮火保障其安全,敌未重占,阵地未失守。

  当3连进入占领冲击出发位置时,营指虽指示其把控攻击方向,防止误攻目标,但未提出须使用指北针校准目标方向的要求,致该连迷向、误攻友邻3营任务高地,延误了本营、本连任务的提前完成。

  老山地区属于典型的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地形、植被和气候极为复杂,我部(分)队在接敌、展开和攻击时遇浓雾,观察视线严重受阻,由此给部(分)队的穿插攻击直接带来了机动与展开、联络与协同(排与班无通讯工具靠手势、口令)、组织与指挥、观察与射击等造成诸多困难。

  兵者,死生之道,存亡之地,不可不察也。兵凶战危。作出一套方案,要权衡利弊,多方预想,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要考虑到。

  越军经历几十年的战争,通过了抗法、抗美战争的洗礼,具备了丰富的战争经验,具备较高的战术素养,其军官大多经过中国军校的培训。一场山地攻防战,越军前沿部队不知准备了多少年,战前经过多少次情况预想和战术推演。在我可能穿插的路线上,越军早就考虑到这种可能性。炮兵的射击诸元都标定好了。如我为越军指挥员,会做何防御部署?我方如何应对?在逆向思维和换位思考情况下,寻找新的作战手段和方式。

  历史总是带有局限性。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部队指挥员作战指挥水平与方式方法还停留在老旧的层次上。山地攻防战术手段单一,仅仅是主攻助攻、穿插迂回、步炮协同等几个简单的方式上。6年以后的海湾战争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这场战争震惊了军内的一批人,让我军对新的作战手段的形态样式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一批人认识到:原来战争可以这样打。至此,军内开始了作战理念上改革。此战前演练和模拟中既然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就应该敢于接受事实,综合多方意见。这不是违背上级意愿,这关系到500多人的生死存亡,关系到战斗目的的能否达成。哪怕是违背了首长的既定意图,跟取得战斗胜利,减少战斗伤亡来比,都是值得的。从这一点来看,师、团班子在当时还是缺少一定的原则性。单纯地服从,不如发扬一点军事民主。

  军事服务于政治,战略服从于政略。穿插战斗打的不顺,必然要总结经验教训,必然要有人承担责任。穿插受挫固然有方方面面的原因,但是从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这个责任不可能让更高一级的首长来承担。团的主官也不可能承担,因为2营、3营打得不错。整体是不错的,局部的受挫代表不了全局。当然,还涉及到更高一级的态度。战斗中,出现的一些不和谐因素,是否有其他个人恩怨?或者其他原因?都已经不重要,也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这有待思量。

  战后,一批指挥员受到过激的处理,各级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倾听到了基层的声音。更高层级的首长从实事求是、公平公正的原则出发,考虑了部分基层的申诉,觉得矫枉过正,重新进行了组织处理。这些纠正虽然迟了些,但也是对我们的幸存官兵有了一个交代。

  28日,1营基本完成了当日穿插作战任务(29日,1营完成全部穿插作战任务)!“基本未完成当日任务”的结论是人为认定,且不符合客观事实的!

  最后,强调说明:实战是不会像演习那样一厢情愿地按时间、地点和计划去实现作战目的。这正是演习与实战之根本区别!

  战场的硝烟早已散尽,35年过去了,35年新人变老人,横亘在参战幸存官兵的心结一直不能解开。

  【老山主攻团(118团)1营老山作战牺牲官兵+4.28随营执行任务的团特务连连长孙思广、杨胜文,通信连杨如文。】

  【左至右:1连代理副连长张登武、2排长康勇、1排长蔡云轩、指导员吴德众、司务长师刚所、连长胡湘江、副指导员朱绍文】

  【左至右:1连副指导员朱绍文、2连指导员高韶林、枪1连指导员陈发川(烈士)、1营副教导员韦玉辉(烈士)】

  【前排左至右:团无炮连谌玉洪、枪1连郑邦雁、副团长向坤山、1连副班长任忠富,后排右一:6连杨永明等官兵,2019.4.28在云南省麻栗坡烈士陵园(红旗上印着一营80位烈士的英名)】

本文链接:http://isjq.net/fanghuaxuebing/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