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防化人员 >

舍生忘死追射线—防化科技人员的无私奉献(图)

归档日期:06-14       文本归类:防化人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40年来,当你在现场、电视、小说、广播以及在网络上重温罗布泊那一声震惊世界的“东方巨响”时,你知否,当年那声巨响的背后,有一个感人的故事:有一群防化科技工作者,是他们舍生忘死捕捉到了首次核爆的射线,并以此验证了我国第一颗试验的成功爆炸……

  当共和国庆祝第五十五个国庆的时候,我们如约走进了在我国第一颗爆炸试验中荣立一等功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防化研究院研究员毛用泽的办公室。在一株硕大粗壮的墨绿色君子兰花前,我们和毛院士对面而坐,侃侃而谈,一段尘封已久、感人至深的故事,就这样缓缓流淌在了我们的采访本上……

  1964年10月16日,天空湛蓝,大漠沉寂。对于防护部防化观察分队的防化科研人员来说,这是一个盼望已久的节日般的日子。

  凌晨6时,全体参试人员浩浩荡荡向待蔽地域出发了。8时许,全体人员全都到达了预定地域。大家抓紧时间进行测试仪器的调试,穿戴好了防护器材,并迅速向指挥部报告准备情况。

  指挥部指示,原地待命。其实,就在前一天的下午,防化科研专家毛用泽就与大家已经把所有的科研仪器、设备、系统按预定方案全部对号入座并作了最后一次圆满的演练。此时,大家的心情都极为兴奋,甚至有点坐立不安的紧张,但决不是恐惧。每个人都不说话,在焦急的气氛中等待着。仰望蓝天,万里无云。往日疾风四起的戈壁,这时显得那么平静。秒钟“嘀嗒、嘀嗒”的响声和人们心脏跳动的“扑腾、扑腾”声,似乎都能听见。

  下午2时30分,电话铃突然紧响,队长王坚急忙抓起电话,耳机中传来了指挥部通报:“现在是‘零前’30分钟,各待蔽地域人员做好各项准备工作。”为了平抑人们激动兴奋的心情,王队长对大家进行了最后一次“零”前简短动员。王队长激动地说:“同志们,我们是第一批迎着蘑菇云冲击的防化战士,我们将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胜利完成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神圣使命!”

  动员后,待蔽地域的人员都戴好了防尘面具,戴上墨镜,屏住呼吸,背对爆心匍匐在地,听着自己怦怦的心跳声,内心涌动出一股热流。

  一个伟大的时刻终于来到了———电话耳机中传来了指挥部女广播员亲切而激动的报时声音:

  “轰隆……”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刹那间,一股强光将广漠的戈壁滩照得雪亮。炽烈的闪光过后,一股强风呼啸而过,地动山摇,一团硕大无比的蘑菇红云翻卷着冲向天际。顿时,观测区内一片欢腾。

  然而在场的防化科研人员却来不及欢呼雀跃。冲击波一过,他们再次认真地检查了全身防护和测试仪器。他们就要执行一项异常危险而意义十分重大的使命了。内装有高能化学炸药,它的作用是产生高温高压使核装料裂变。高能化学炸药和核装料裂变都能产生巨响和蘑菇云,而确定爆炸是否成功主要是看爆炸后是否有放射性沾染和射线,这是核装料裂变的特征。为证明此次爆炸是否成功,必须测出爆炸形成的放射性沾染分布,得到第一手的核爆特征数据。

  “出发!”一声令下,防化兵有线遥测站第一梯队王坚队长等7人,立即登上早已准备好的大卡车,直奔设在离爆心6.4公里处的半地下工事。离目的地不远了,危险也在迫近!高大的蘑菇云拖着“之”字形的尘柱直向他们“压”下来,尘粒落在车上,打在他们的身上,发出了冰雹打击树叶的“刷刷”声。然而,他们置危险于不顾,一边细心地从探测仪的耳机里捕捉射线发出的“嘎、嘎”声,一边警惕地监视着仪表的指针刻度。

  当靠近工事时,工事几乎被放射性尘埃淹没了。这时,大家翻身跃下汽车,踩着厚厚的尘埃艰难地进入地下工事,立即对预置的6套仪器进行检测。他们迅速测量预先设计好的以爆心为中心的东南、南、西、北4条测试线。几分钟后,他们测出了爆炸形成的爆区放射性沾染分布数据。

  获取首次测试数据后,按预定方案,有线遥测站应直接向场区指挥部迅速报告结果,但由于全场沸腾通话数量激增,通往场区的“特急”电话一时阻塞。数据测出来,报不出去,可真要了大家的命。怎么办?站长王坚急中生智,把电话转向防护部指挥所,坚守在那里的毛用泽同志立即向场区指挥部报告了放射性沾染数据。于是,一组我国第一颗爆炸成功的特征数据迅速地传到了指挥部。几乎在同时,防化专家张宏濂带队的航空辐射侦察分队立即乘直升机,到下风向高剂量点收集数据。这队人马年龄最小的只有22岁。

  毛院士在回忆当年的经历时深情地说:“当时的环境,面对大剂量的辐射,谁都不知道害怕,而且,很多同志都争着要多出几个架次……就是这样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在首次核试验中进行了约20个架次的航空辐射侦察,收集了四五千个宝贵数据,为核爆成功的确定奠定了基础。

  也是此时,远在首都北京的周恩来总理和元帅正坚守在北海旁边国防科委办公大楼五层的一间会议室里。周总理冷静地在电话机里问远在罗布泊指挥部里的张爱萍总指挥:“核实一下,是核爆还是化爆?”张将军经过与防化兵负责人毕庆堂核实,肯定地报告总理:“是核爆,防化兵的专家已测到射线了!”出自防化兵的一组组科学的数据,为中国的首次核爆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于是,总理向中南海的毛主席报告:“成功了!”

  祖国的爆炸成功了,祖国的核监测防护事业也成功了。他们拿到了宝贵的效应数据,他们的各种科研仪器、设备、系统得到了成功的检验,所有进场人员包括横穿核云飞行员受到的辐射剂量均未超过规定的额度,毛用泽提出的各个技术方案也都经受了核爆实践的考验,为核爆的确定立下了“头功”,在我国国防科技发展史上浓浓地写上了一笔。

本文链接:http://isjq.net/fanghuarenyuan/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