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防化部队 >

第四六七章 接着走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防化部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D队紧随其后,立刻赶到机降地点,三架米171前后脚送着四十多人到达了安全地带,丁开带着一排第一批抵达,然后突击排的十几个弟兄站在那,默默地看着杨越抱着王德龙瘫软的身体正在哭天喊地。

  他倒在了离机降点二十米的地方,杨越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因为高原肺水肿并发了脑水肿,而且还因为骨折并发了张力性气胸,找到他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体征。

  杨越跪在了地上,就和他当初在喀拉昆仑山上他抱着张朝封一样,他就是觉得,生命为什么会这么脆弱。八个小时之前,他还活蹦乱跳,他说他要跟着C队一起跳伞,没人相信他是真的不怕死。

  可是当他就这么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杨越觉得他是真的小看了这个他一直看不顺眼的人。

  二十四岁的社会青年,他们还在泡吧、喝酒、吹牛,也许还在读书、考试,商量着周末的踏青和野炊。

  随后的增援部队很快赶来,趁着夜里风小,十六师师直部队,防化连、通信营坐着直升机赶到。他们顺着王德龙爬上来的那条路下到了乱流横生的山脚下,搭建起了第一联络集结点。这里离最近的村落约为二十公里左右,强行军的话,三个小时就能赶到,所有人员轻装简行,分四个方向扑向了生死未卜的干城百姓。

  后续部队已经编号完毕,准备陆续抵达。他们曾经向疆南军区司令部、全疆军区司令部、西北军区司令部甚至中央承诺过,二十四小时内抵达受灾地域。

  三号消失得无影无踪,四号捆在电话线杆子上足足等了四个小时。最后被D队找到的时候,已经严重冻伤。全队六人,只有二号摔在了河滩松软的枯草地上才侥幸没有受伤。

  降落伞在这暴风雪中,就如漂浮在狂风骇浪的大海之上,更如怒涛中的浮萍,随风而去。

  牛再栓走的时候,那眼神充满了和他一样的神色。现在的防化连,是交流干部的坟墓,倒在防化连副连长这个位置上的,前有胡坤,后有王德龙。可偏偏这两个人,都是杨越从心里看不起甚至看不顺眼的那种。而就是这样的人,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内心。

  帐篷的门帘被掀开了,慧欣和老兰州走了进来。杨越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接着继续吃馒头。

  “喝点水!”老兰州递上来一个冰冷的水壶,杨越接了过来,听着耳畔边帐篷被风吹起的声音。

  “我已经让丁开带着人去找三号了,指挥部让我们稍作休息之后,去西北方向的噶什。”他从兜里掏出了地图,铺在了杨越的面前:“这里是比较远的一个点,三十公里不到。做好夜晚行军的准备吧。”

  慧欣点头道:“是!杨连长,我们师医院大部分都还在外围,目前只有六个护士,我跟你们走。能帮忙处理一些轻伤病患,明天天亮之后,应该还会有人来。”

  直升机还在频繁起降,尽可能地多输送一些人员。源源不断的部队从山顶上下来,有汽车营的、侦察营的,甚至还有防空团的一部分人。他们正好在离帕米尔高原不远的地方驻训,师直部队调动,他们也请战参加了救援。

  最新的数据表明,整个帕米尔高原都在行动,边防武警部队已经从边界线回撤,进入了干城。那边的情况比较严峻,需要大量的救灾物资,疆南军区的黑鹰直升机运完人员开始运物资,帐篷、食物、药品、水、发电机,一飞机一飞机地运过去,而跟着空突营一起来的米171也基本没有停过,震中区域没办法输送重型机械,进去的人员也只是初期应急救援,不需要太多。后方工兵单位的机械推进来,打通了陆路,正式的救援才能真正的展开。

  徐爽听说空突营的在这,就跟人打听杨越的消息,刚好一转头,就碰到了那个熟悉的胖子。

  杨越穿着羊皮大衣,嘴里喷着白气,在应急照明的灯光下,脸上显得有些憔悴。徐爽迎了过来,给杨越一个熊抱。良久,他才放开了一身潮湿的那个人。

  “行啊!就算撤职吃处分,这杯酒我也跟你喝!”徐爽一拳锤在了杨越的肩窝,后者踉跄了一下,杨越站定了脚步,“别愣着了,各就各位!”

  徐爽打了个响指,回头大声道:“武侦连的听好了!空突营的弟兄用命给我们开辟了一条通路,我们要怎么走下去!你们怎么说!?”

本文链接:http://isjq.net/fanghuabudui/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