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防化保障指示 >

来自老山八里河东山战区1078高地前沿观察哨的故事(七)36师防化

归档日期:06-14       文本归类:防化保障指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分为1979年自卫反击战及老山战役、老山轮战两个主要阶段,时间跨度长达十余年之久。而在整个老山战役和老山轮战中,我军的炮兵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之所以我军的炮兵能够发挥神威,前沿观察哨是功不可没,这里是首长的眼睛,战区的神经,他们也是我们战场的前沿守护神。知已知彼,百战不殆。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前些日子,本人发了篇《跨越时空的生死战友情》文章,讲述了徐州战友尚俊刚在“1·15”战斗中身负重伤,大丰籍战友王俊杰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留下来陪他一天一夜的亲身经历的战斗故事,以及尚俊刚一行来大丰看望救命恩人王俊杰的动人故事。故事发表后,被千余名战友传阅,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也感动了年届六旬的原36师防化连参战老排长王永健(山东莱阳人),故事引起他强烈的共鸣,他用十余天时间,查阅当年的战斗日记和战斗录音以及战地留下来的各种资料,不顾自己眼睛酸痛,在手机上用汉语拼音打出20余个小故事,发给我,十分感人,我服兵役时,曾与王排长同一连队,参战时担任文书,王排长故事中的许多人,既是他的战友,也是我的战友,在今年的八一建军节即将来临之际,我把这些动人的故事推出来,是告诫后人,幸福生福来之不易,哪有什么生活静好,是一些人的奉献成就了今天的和平!今天推送第十个30多年前发生在老山八里河东山前线连长刘勇带队送弹药上前沿阵地的故事。

  前几天发表过发生在老山八里河东山1078高地上发生的故事后,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好评,点赞者众,好评如潮,本文后将附部分揭图,感激大家的关注与点赞!

  在进入本主题之前,王永健排长与吴耀庭协商,昨天发的喷火兵的故事,似乎 少了点什么,在“211拔点作战中”,36师防化连的其他喷火兵也为战斗的胜利付出了努力,付出了拼搏,付出了牺牲,他们同样是取得211战斗胜利的英雄,在叙述35师喷火兵的时候,不能忘记为这些出生入死的喷火兵们写上几句。

  在211战斗中,有这些36师防化连的敢死队战友,共和国会永远记住他们!他们是: 攻打汉阳的余崇高、王永霞、张志良、张志欣;攻打A点阵地的叶华平、刘世富、孙立冬、李云;攻打B点阵地的毛岳传、李小龙、王永良、王富林;攻打C点阵地的方志华、苏良顶 。其他喷火兵在助攻连和预备连。 在我军历史上运用喷火兵在边界山岳丛林作战也是一个独创。 我和王永健排长为什么这样评价 ,懂军事的人都知道,网上报导的很多就不多写了。1078高地观察哨211作战任务,也是按照预案顺利做好化学气象保障,分毫不差的完胜。我三十六师创造了以小的代价完成重大战斗任务,在我军战斗历史上画上了重重的一笔,我连喷火兵以零伤亡的战绩打出了军威国威。

  喷火排的胡理勇战友也给《旗帜风采》群发来消息:在211战斗中,胡理勇和郁建春,还有一名湖北的实习排长()是一起去的,开始配属107团7连,在潜伏、在冲击出发阵地的第三天,7连连长傅永先光荣牺牲。7连与我们回边防团驻地自己挖的猫耳洞,晚上又与107团8连重上冲击出发阵地,第二天又出击了爬颌阵地,取得战斗胜利。傅永先是浙江萧山人,上阵地前胡理勇与他曾经住一个防炮工事,傅永先还给胡理勇吃过红烧鸡罐头,可惜这位当了17年连长的人却牺牲了,现在想想还很难过。

  此外,4排是三防(防原子、防化学、防细菌)洗消排, 战时除保障后方部队洗澡任务外,还抽出过一支精干的小分队,到空山中承担着火化烈士遗体的任务,4排的赵凤男(苏州兵)、周俊涛(大丰兵)等人都曾承担过此项任务。

  36师师直防华连侦察排的叶祥礼(浙江人)、李广胜(六安)、李旭高(),还有三排长郭云昌到过1175.4高地(在东山前沿,被誉为八十年代的上甘岭)长期执行防化保障任务,后来叶祥礼因为脱水,又让郭世明上去战斗了几个月,房德锦等同志都上过此高地。周其喜战友说:二排以战斗小组为单位,全部配属到各个步兵一线指挥所了。可见,我们防化兵在战时,不仅是一个连,他有肩负全师所有部队的防化保障任务,是全师所有部队的防化学武器、防细菌武器、防核爆炸的“守护神”。!

  在切入正题之前,有必要先说一说当年(1985年)春节前后的老山八里河东山战斗态势。

  1984年11月16日至29日零时前,奉和总参谋部命令,14军(甲),即我陆1军接替11军船头地区防御作战任务。我1军进入一线阵地以后,前后共经历了3个作战阶段:第一阶段从1984年12月初至31日,主要是稳住阵脚;第二阶段从1985年1月至3月,主要进行出击拔点作战(共进行2次抗反、3次出击战斗);第三阶段从“85.2”行动后至撤离阵地,主要转入坚守阵地。我参战指战员高度发扬“五种革命精神”,不怕流血牺牲,英勇顽强作战,主动出击歼敌,共打退了敌人100多次进攻,取得了歼敌5007人,沉重打击了越军嚣张气焰。

  1984年11月25日,我1军下达司作字第73号“船头地区防御作战命令”:师加强炮兵团9师14、16团、沈阳军区炮兵自动化指挥系统、昆明军区辛柏林雷达1部、40师“红樱-5”导弹连,在盘龙江以西17号高地、166高地、曼棍地域组织防御,集中主要兵力兵器于662.6高地、那拉方向,坚决扼守老山、1072高地、662.6高地、649高地、146高地诸要点,随时准备粉碎敌人反扑,师指设在曼棍。36师(欠106团1营)加强昆明军区辛柏林雷达1部、炮兵9师3团(欠3营)、炮兵13团3营,并指挥边防15团2营,在石桥、1134高地、交址城地域组织防御,集中主要兵力兵器于34号方向,坚决扼住34号高地、1175.4高地、1019高地,随时准备粉碎敌反扑。左与第1侦察大队分界线高地一线师战斗分界线为盘龙江中心一线营)按原部署扼守既设阵地,随时准备粉碎敌反扑。左与1师战斗分界线号高地相连之线营作为军预备队,配置在平寨地区,随时准备支援主要方向战斗。军炮兵群由炮兵9师3团3营、炮兵13团(欠3营)编成,配置在茨竹坝、大山后、下南灰地域,群指设在茨竹坝以北300米处。炮兵9师基指设在田房附近,随时准备加强各级炮兵指挥。军坦克预备队配置在1107高地附近,军工兵和防化预备队配置在落水洞附近。军指设在落水洞、军后指设在牛滚塘。

  我陆1军(含1师、36师、炮9师等部队)在昆明军区统一组织指挥下,于11月30日正式开始接防,至12月9日12日全部接防完毕,并接替了11军船头地区防御作战指挥。开始了艰巨的出击作战、抗反和防守任务。

  接防后,1师师指位于曼棍。1师1团团指、2营(欠5连)位142、145、154、169高地。1营、2营5连位100、116、125、148高地,3营位128、129、130、131高地。2团(欠2营)位南温河地区,2营位曼文地区。3团团指、1营(欠2、3连)位75、76、77高地。团直107火箭筒连和1营2、3连和2营位于老山地区其余高地。3营位小平寨地区。炮兵9师16团组成1师炮兵群,群指位曼棍,阵地配置在夭六、交址城地区。1 师炮兵团(欠152加榴炮营)组成1师1团炮兵群,群指位曼棍。1师高炮营、炮兵团85加农炮营、步兵1团107火箭炮连位白石岩、三转弯地区。122榴炮1营和130火箭筒营位三转弯、芭蕉坪地区。122榴炮2营位猫猫跳地区。炮兵9师14团和1师炮兵团152加榴炮营编为1师步兵3团炮兵群,群指位于1085高地,炮兵9师14团1营位那秧、3营位猛洞地区。1师炮兵团152加榴炮营位中坝、丫口地区。

  36师师指位于平寨。36师106团(欠2营)位于平寨、829高地、新寨地区。2营位于负8、13高地、尖山北侧。107团(欠3营)位于老邓弄、罗家岩、白石岩地区。3营位于豆鼔点。108团团指、1营位于八里河、33、36高地。2、3营位于4(即1078高地)、24、32高地。36师炮兵团(欠152加榴炮营)组成36量108团炮兵群,群指位于天保。36师高炮营、导弹连和炮兵团122榴炮2营位于天保。122榴炮1营、85加农炮营位于三转弯、那马地区。130火箭炮营位于夭六、马店地区。炮兵9师3团(欠3营)、14团3营和36师炮兵团152加榴炮营编为36师炮兵群,群指位于曼那。炮兵9师气象站和1团1营位于保脑地区。36师炮兵团152加榴炮营和炮兵9师13团3营位于老陶平地区。

  炮兵9师3团3营、13团(欠3营)编成军炮兵群,阵地配置在茨竹坝、干沟、大山后、下南灰地域,群指设在茨竹坝以北约300米处,担负支援军区第1侦察大队出境捕俘作战任务。

  1、“12·22”抗敌营团规模进攻。越军自1984年7月12日反扑惨遭失败后,经过5个多月全面准备,发生了1984年12月22日营团规模进攻。越军356师153团在313师122团一部和部分特工配合下,于12月20日至21日在662.6高地、那拉方向、对我进行了营团规模反扑。企图夺点662.6高地,收复“失地”,挽回败局。1师1团坚守分队在师、团炮火和友邻支援下,依托阵地,顽强抗击,打击了敌122团,重创了敌153团,粉碎了敌营、团规模轮番攻击,坚守住了阵地。此战,共歼敌433人,击毁敌火炮11门,缴获敌机枪1挺,苏式冲锋枪4支、火箭筒2具、瞄准镜2具、手雷5枚。我方伤48人、亡17人,消耗122mm以上口径炮弹4570发。此战是在1军接防10一后进行的,在接防前,敌人长时间炮火准备即已开始,但由于我军坚守分队英勇顽强,不怕流血牺牲,誓与阵地共存亡,在上级正确指挥下,以小的代价换取了大的胜利,沉重打击了越军嚣张气焰,牢牢守住了阵地,取得了热带山岳丛林地防御作战的初步经验。

  1985年1月15日,越军集中约2个团兵力,对我主要防御方向那拉口子1师1团2连阵地实施了大规模反扑。企图首先“割我脖子”,夺占142(李海欣高地)、145、146号阵地及其附近地域,尔后以此为依托逐点蚕食我纵深阵地,割裂我整个防御部署。我坚守分队在炮兵和友邻支援配合下,依托阵地,顽强抗击,经近16小时激战,粉碎了敌反扑企图,坚守住了阵地。此次抗反战斗,共歼敌670人,重创敌821特工团1营和122、149团,摧毁敌火炮10余门、电台 10余部,缴获部分武器装备,沉重打击了敌嚣张气焰。我伤75人、亡46人。

  1985年春节前夕,中共中央总书记、主席、总政治部主任,专程到云南边防前线,看望广大参战指战员,赞扬1军仗打得好。总书记给昆明军区全体指战员题词:“国威军威看西南”。2月10日,总书记等中央和军委领导同志,在昆明军区司令员张铚秀等陪同下,亲临1军视察,并给全体参战指战员题词:“南疆长城”。

  1985年1月30日,炮兵9师16团与4团调换防御部署和作战任务。炮兵4团1营位夭六,炮兵16团1营位茨竹坝(军炮群)、2营位小石洞(训练)、3营位于格界、老陶平(36师炮群)。

  1985年2月11日,为完成和昆明军区赋予的1985年牵越作战第一步任务(简称“85.1”),1军组织1师、36师和边防15团共6个加强连兵力,按照预定作战方案,在汉扬、1442、140高地、913高地和41号高地等5个地区,同时对越军18个据点进行出击,经过7个30分钟激战,全部攻占预定目标。共毙敌187人,伤敌232人,摧毁敌火炮6门、机枪7挺、工事759个、营房1栋,缴获火炮3门、重机枪4挺、轻机枪4挺、高机1挺、40火箭筒4具、冲锋枪25支、掷弹筒2具、地雷340枚、各种弹药2000余发和部分粮食、被装。我伤89人、亡17人,消耗炮弹16972发。

  “2.11”出击作战以后,为减少前沿兵力密度,轮换休整一线日下达防御部署调整命令,决定17日至19日17时统一组织对1师、36师防御部署进行部分调整:

  1师1团1连140号和假140号阵地35人;2连143号阵地25人、左9号阵地12人、541阵地25人;3连116阵地及附近无名高地58人;5连115号阵地14人、119号阵地18人、634号阵地25人;7连103号阵地18人、107号阵地17人;9连662.6高地25人、123号阵地12人、124号阵地23人;4连83号阵地9人;上述各连均属1营指挥,营指设在662.6高地;3营营指和8连65人位于627高地;2营营指和6连86人、4连(欠6班)位于曼文。

  1师3团2连60号阵地72人;4连48号阵地14人、49号阵地122 、50号阵地13人、52号阵地12人;5连19号阵地12人、43号阵地21人、45号阵地18人、1153高地9人;6连17号阵地12人、18号阵地13人、20号阵地21人;2营营指设在50号阵地;7连74号阵地14人、75号阵地12人、76号阵地12人、77号阵地18人、1072高地20人;8连99号阵地12人、100号阵地20人、101号阵地21人;9连56号阵地8人、57号阵地7人、58号阵地9人、59号阵地12人、78号阵地11人、79号阵地12人、80号阵地8人、81号阵地9人、1214号高地8人、1219高地8人;3营营指设在54号阵地;1营营指和1、3连在小平寨。

  36师106团7连08号阵地28人、08号道口35人、012、013、014号阵地共34人,连指设08号阵地;8连09号阵地39人、负13号阵地35人、负9号阵地32人,连指设09号阵地;9连负22号阵地36人、负21号阵地34人、负16号阵地37人,连指设在负16号阵地;3连负14号阵地35人。

  为改善阵地防御态势,控制间隙地带和前沿缓冲地段,1985年3月8日,1师奉命对那拉前沿156、166、167、168、138号高地、小尖山、南嘎7个敌据点实施出击作战。这次出击作战立足偷袭,准备强攻,由于准备充分、战术得当,指挥靠前,步炮密切协同,取得较大胜利。3月8日共歼敌200余人,缴获一批武器弹药。9、10、11日夜间,敌连续实施10次营以下规模反扑,集中兵力攻击166、156号和小尖山等高地,均被我步炮火力击退,再歼敌300余人。此战,我采取精兵奇袭,胜利地完成了1985年牵越作战第二步任务(简称“85.2”作战),达到预期目的,增强了阵地整体性,完善了防御态势,并直接控制了清水三岔口,迫敌于不利地位,对敌造成较大威胁。

  3月8日出击及以后几日的越军反扑,损失惨重,于是有了王永健排长所讲的第三个故事,详见《1078高地及前沿芭蕉坪等地区遭越这炮击》。

  老山八里河东山战区1078高地前沿观察哨的故事(二)--36师防化连一排长王永健讲述他的亲身经历-吴耀庭的专栏 - 博客中国

  此时,我陆一军从12月9日进入阵地后,已经经历了三次大的战斗,即“12.22”抗敌营团规模进攻、“1.15战斗”抗敌团规模进攻及出击作战、“2.11”出击拔点作战,三次作战后,越军遭到惨败,而我军士气正旺。此时“3.8”出击战斗及后期坚守阵地的时段尚未到来,部队处于一个相对平和的过渡期,打了这几仗,为我陆1军在老山八里河东山前线过一个祥和吉庆的新春佳节,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老山八里河东山作为防御作战的主战场,中国军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和凛然无畏的英雄气概,筑起了一道不可侵犯的长城,捍卫了祖国领土的完整,谱写出了一曲曲青史永载的军人无悔之歌。1985年春节前一天,就是从除夕这天开始,敌我双方都停止炮击,理由就是双方前线官兵过一个春节,这个有战斗文件可以查到的。我方用大喇叭通知越军。越军因为前几次战斗中吃了大亏,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了。

  年三十晚上,王永健排长所带的观察哨和坚守老山八里河东山地区防守的陆1军全体官兵一样,都是在阵地上也过年的。有这样一副对联:“守边关甜中有苦苦中有甜一人辛苦万人甜;保国土圆中有缺缺中有圆一家不圆千家圆。”横批“乐在其中”。在千家万户团圆的日子里,我们这些参战人员,当年的将士们在艰苦的条件下,在生与死、苦与乐的考验面前,依然保持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春节的时候,将士们怀着对祖国的无限热爱创作出一幅幅精彩,表现出了当年中国军人保家卫国、守土戍边的赤胆忠诚以及战无不胜的浩然正气。

  王永健排长记述,当年除夕的这个夜晚,雾是那么的大。大得一两米外一团浓浓的雾色,什么也看不见,加之夜暗,很快就伸手不见五指。

  在前沿阵地上过春节,虽然没有鞭炮烟花助兴,但有着春节情节的中国军人注定也有搞出些庆祝活动的。那天夜里,阵地上虽然没有了炮击声,但是前线子弹射击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基本上是没有断过。

  王永健排长他们吃过晚饭后,3个观察哨所(化学观察哨、步兵观察哨、炮兵观察哨)的战友互相在阵地上拜年问候!

  三个观察哨的负责人把通向山上的战壕全部设置上手榴弹,就是把手榴弹的拉环取出,用细拌丝挂在战壕两边。布置这些防特工偷袭的手榴弹总共用去约2箱,都是白天步兵观察哨战友下阵地背上来的。布置好防偷袭的障碍后,阵地上统一规定好了特别口令,就各自进猫耳洞休息了。

  除夕之夜是韩建国、钱德龙值班。开始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大概到了夜里12点,阵地上枪声大作,所有人听到枪弹声都迅捷跑到了猫耳洞外。

  这个时段,阵地上的浓雾也基本消退了一些。“啊呀!前沿好壮观!”不知谁喊出了一嗓子。只见子弹打成火串,枪声响成一片。

  王永健所在阵地也一样,战友们冲锋枪一起开火,一打就是一梭子,15支冲锋枪,很快就把弹药打光了。

  战士们选择这时候在阵地上开枪,还美其名曰叫做“放鞭炮”,也算是一种新年的庆贺吧!子弹打光了,他们还意犹未尽,后来又有人甩起了手榴弹,就这样,一会儿甩一颗,大家兴奋到二三点钟,其他阵地上还有人在“放鞭炮”……事隔30余年,现在想来,虽有荒唐,把弹药都打光了,如果这时候敌人来了,怎么办呢?但当时现实就是这样,历史容不得去假设!

  王永健说:“过年了,夜里闹特工。”连长刘勇在电话里笑了笑说:“闹特工,你王永健早就来电话了。我不打电话给你们拜年,你也不汇报闹特工。”

  王永健无奈,就如实回答说:“前沿阵地都在贺新年’放鞭炮‘,我们的弹药都用光了”。连长在电话里说:“知道情况了,上午就派人到阵地上来。”

  大约10点光景,连长刘勇带着文书吴耀庭、卫生员孙坤元、通讯员芦卫华、驾驶员房德锦,背着弹药、给养、慰问品到了阵地。

  王永健当时没有想到连长来,他一看,好家伙,连长带来好几个,个个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全副武装,服装整齐,威风凛凛。几个战友第一次来到1078高地,既有惊讶、又有好奇、佩服,还透着一股子多日不见亲切劲。看看他们几个脸盘干净整洁,再看看我们阵地上几个胡子拉碴,自己感到已没有什么可比性了。

  王永健在感慨同是战斗人员,大家岗位不同,在前线条件也不同,他的心里想:“好在今天没有炮击,这样战友的安全有了起码的保障。”

  王永健不讲我们也知道,阵地上送弹药,要经过三转弯的陡峭,要经过敌炮火封锁线,要防雷区,还要防特工偷袭,其实也是很危险的。

  王永健排长和他带的一哨人马都感激的向连长和连部战友敬礼。王永健几十年后还在念叨着老连长刘勇的关怀,在连队,他就喜欢听连长的指示,他打来的电话或下达命令,不管在什么时候,第一句话一定是:注意安全,后面才给你下达任务!最后还鼓励你一番,如果实在坚持不了告诉我,我来替换你。明眼人想一想就会知道,连长在战时多么重要的岗位啊!还说这么一句:“我来替换你”,其实就是鼓励你要加倍努力的话,好好的完成任务,这个话大家都能听得明白。

  王永健说,总体上和连长刘勇在一起战斗时间一年,对他的评价不错。他对个别人还颇有微词,说听到炮击吓的脸都变色了。

  其实,这句话,也要正确的理解,谁遇到打仗都是会害怕的,这个也正常。又有多少人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呢?所以说只要参战了,能够不怕死,就是英雄。

  行文至此,本故事也当结束了,但博客作者还要唠叨几句,当年参战时,我作为连队的文书,是记了一本战斗纪录的,参战结束后,已交接任的新连长周荣华连长了,由于我个人未专门作记录,以至许多事都记不清了。以这次上年初一1078高地为例,我确实是去过,由于岁月的流逝,许多事都模糊了,只记得那山又高又陡,难以攀爬,对与谁一起去的,去哪里的阵地,见到具体哪些人,去做什么的都已忘怀,后来索性不想了,感谢王排长和他班里徐嵩峰战友、钱德龙战友、韩建国战友的战斗日记,帮我还原了事实真相!又通过与房德锦等战友沟通,得知,其实1985年大年初一,我们还去 过郭云昌所在的阵地和1175.4高地(八十年代上甘岭)、船头等前沿阵地,并非是人们想象中未到过前沿的二线保障兵,作为参战老兵,这也是自己的一份光荣!再次感谢王永健和他的观察哨战友用日记、故事、文章的形式,帮助我们防化连的老兵还原历史真相!战友们,我向你们致敬!

  此外,博客作者还要再说一个花絮:我保存了两三张参战时身佩手枪的照片,这不是故弄玄虚的命他人拍照举动,而是我与当时副连长(后来的连长)周荣华调换了配枪,当时,周连长配属一线式手枪只有两个弹夹,每个弹夹7发子弹,共14发子弹,有效射程约50米左右;我原来配枪是56式折叠式冲锋枪,此枪共4个弹夹,每个弹夹30发子弹,有效射程200米以上,周连长上前沿阵地时,为了有效打击敌人,提高战斗力,和我调换了配枪,成就了我身佩手枪的几张照片,把这个故事一并与战友们分享。同样,我也要深深的谢谢周连长!作为一名火线入党的参战老兵,还要向介绍我入党的周连长和梁副指导员表示真诚的感谢!

  鸣谢:所有关心、支持我们把故事编出来、提供故事、提供事实的所有战友和热心人

本文链接:http://isjq.net/fanghuabaozhangzhishi/49.html